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第三神途 起點-第一百六十六章 掂量掂量!分享

第三神途
小說推薦第三神途第三神途
钟亦默默地跟在郑成的背后,不多时便跨过了拘留所的大门。
钟亦接受了全身检查,女巡察在确认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后,将他放行。
昏暗的走廊里,两侧都是密不透光的拘室,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散发着苍白色的光,点亮了两人前行的路。
钟亦也不是第一次来拘留所探监了,但只有这次,他总觉得气氛十分地诡异。
这时,走在前面的郑成开口道:“钟亦,旁边没人,我就直接问了……袭击落霞制药公司的犯罪分分子集团,是你们云社和潮社的联合军吧?”
钟亦早有做好了郑成会给他突然来这么一出的准备。他平静地道:“你说的,不会是刚刚姜局长谈及的案件吧?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这还真和我们没有关系。”
“呵呵,是吗?”
郑成似乎并不在意钟亦承认与否,他继续道:“我大概能猜到你们的想法。你们觉得,巡察局总归是要和黑街势力形成互利互惠关系的。干掉了霞社,巡察局就只能选择和云社或者潮社合作……”
“而恰好,潮社社长之女海钰薇,刚刚和云社陈家的老三陈擒虎联姻。如今云社、潮社已然成为了一家人,巡察局就算再想不开要处置云社成员,云社的家底也能由潮社继承。横竖留了火种。”
“钟亦,你不管怎样也要赶在四天期限到达前,倾尽云、潮两社的力量将霞社毁灭,不就是存了二心吗?”
团宠公主三岁半
钟亦听完郑成的分析,仍然保持冷静:“郑成上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们云社。在我这边,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方设法让陈义平开口,说出你们想要的‘违禁武器交易’的相关证据。”
“你也说过,如果我完不成约定,陈家人都要遭难,我怎么可能不想办法避免这个结局发生。”
郑成淡淡地道:“既然你这么诚心,那就进去吧。”
说话间,郑成已经停下了脚步,并拿出一个电子钥匙。
两人的左手边,就是陈义平的拘室。
钟亦沉默片刻,然后接过郑成手里的电子钥匙,打开了陈义平的拘室大门。
推开门,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陈义平的声音如期响起。
“钟亦,你来了……”
钟亦认真地道:“陈叔,只要你如实提交证据,郑成上校就会履行约定,释放所有在押的云社成员。对于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请信任我。”
陈义平望着钟亦,久久没有说话。
钟亦也没有催促,因为他知道,陈义平需要时间下定决心。
因为拘室内的沟通是被全程监听的,所以他们两人从来没有聊过作战计划,很多想法上的交流,都是靠一个眼神让对方领悟,从未具体化。
钟亦知道陈义平有很多思考,很多想法,他也照着自己的理解去做了。但这并不影响陈义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外面的家人算计到了哪一步,有没有每一步都有建树。
陈义平堂堂一个云社社长,此刻需要完全放弃自己的考虑,将云社以及陈家的未来押在他和外面的家人身上。而且,他没有退路。
只有全身心的信任,才能让陈义平踏出这一步。
许久,陈义平才开口:“钟亦,我认识的你父亲,是一个做事事无巨细、极其擅长揣摩商业伙伴的心思的人。不管是我,还是前任社长,都非常相信他的能力和人品,放心将云社的核心业务交给他负责。”
“现在,我仍然愿意像曾经相信你父亲那样,相信你可以在绝望的黑夜里举着火把,带领云社踏出一条艰难的生路……”
“叫人拿纸笔来吧,我全部招认。”
钟亦深深地看着陈义平,轻声道:“谢谢。”
……
一个小时后,陈义平在审讯室里写下了满满十页有关和富野工业的违禁武器交易的信息。
郑成拿到这十页纸后,认真翻看了一会儿,便说道:“很好。待我们印证了你提交的证据的真伪后,就释放在押的云社成员。”
郑成正要起身离开,钟亦却拦住了他。
“郑成上校,你保证过,只要我让陈义平提交证据,你就马上释放所有在押云社成员!”
“是,我保证过,可你总不能让我连真伪都没印证过,就直接把你们放走吧。我可是要承担相应责任的。”郑成淡淡地道。
钟亦冷冷地道:“在这通明市,你就是法律。就算释放了在押的云社成员又怎样,如果我们骗了你,你随时可以找我们算账。”
郑成不耐烦地道:“哼,钟亦,你念你也是阿瑞奇.康吉瑞德的学生,才给你这么一个拯救云社成员的机会。你不要不识好歹。”
郑成话音未落,就要推开钟亦。
“啪”!
钟亦反手打开了郑成的手掌,并且无惧郑成微怒的眼神。
“我看不识好歹的人是你!你不是怕承担‘相应责任’吗?如果因为你的失职,让梅荣熙议员最终与通明市议员代表失之交臂,我看你头上这顶帽子,也不用再戴了。”
藍色色 小說
郑成震惊了,他瞪着钟亦,下一秒浑身爆发出B级的恐怖威压!
“钟亦,你想死……可以直说!”
钟亦冷静地沐浴在B级的灵性威压之中,说道:
“你想动手可以,只要我没有在预订的时间前安全走出巡察局的大门,梅荣熙的竞争对手冯建邦议员的电子邮箱里,就会收到十几封梅荣熙的灰色资料。还有你们想通过抓住富野工业的把柄,痛击冯建邦势力的整件事始末。
“我相信与我素不相识的冯建邦议员,一定会让这些素材有用武之地。”
郑成彻底怒了,他一把揪住钟亦的衣领,咆哮道:“你他妈的,竟然敢把手伸得这么长!黑客攻击是吧?这在政治斗争之中都是禁用的手段,你以为你这么做就真的有用吗?”
“没试过,怎么知道有没有用?同理我也问你一句,你敢赌吗?”钟亦冷笑道:“不敢赌的话,就答应我的条件。”
钟亦此刻以下克上的主动和强势,不仅震慑到了郑成,也让一旁的陈义平倍感震惊。
“这性格,和他老子被逼急的时候一模一样啊……”
这么强势是很霸气,但以陈义平的经验,以下克上,过钢则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