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孝與不孝生死繞 愛下-親人蒙難痛無奈熱推

孝與不孝生死繞
小說推薦孝與不孝生死繞孝与不孝生死绕
近日遇到一早年同学,见其面容枯槁,白发杂飘,惊问何致如此?对方未曾开口,眼眶先红。原来,他的妻、女有天休息在家,不慎引发火灾,等到众人前往救助,已是无奈。其时同学也闻讯赶回,但因火烈,被好心人强行拽住,难以入内,只得眼睁睁看着火海肆虐。同学悲恸道:”眼见至亲受难,自己却无能为力,人生没有比这更加哀痛的了!”
这事使我想起《三国演义》中的两个人物,他们分别叫辛毗和马超。之所以提到这两个人,就在于他俩皆经历了类似我那个早年同学的哀痛一一眼睁睁地看着至亲家人被一个个砍头,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苦楚!
辛毗原属袁绍谋士,袁绍死后,站队袁绍长子袁谭。辛毗与支持承位的袁绍三子袁尚的谋士审配等人不睦,故一直抑郁不爽。袁谭欲降曹操,派辛毗出使曹营,辛毗觉得袁氏基业日衰,遂投曹操。
公元204年,曹操兴兵攻打袁氏家族老巢邺城。为减少攻城伤亡,辛毗遵曹操意,用枪挑袁尚印绶衣服,招安城内之人。留守邺城的审配大怒,差人将辛毗家人老小八十余口,捆押至城墙上,当着辛毗的面,砍杀一个,然后将其头掷至城墙之下,如此再三。辛毗目睹亲人一个个地遭难,无能为力,号哭不已。
审配有个侄子,名叫审荣。审荣平时与辛毗关系不错,现在见辛毗家人如此遭遇,心中不忍,就写了一封”偷开城门、引曹军入”的密信,拴于箭上,射入围城曹军阵地。曹军拾到此信,即交辛毗,辛毗看罢此信,转呈曹操。曹操据此下令:”如若攻进邺城,一律不得杀害袁氏家族老小;其他军民如降,也皆免死。”
最强末日系统 欢颜笑语
次日天明,审荣打开西门,放围城曹兵入城。辛毗跃马在先,曹军紧随其后。审配此时正在东南城楼上布防,突出曹军从西门处涌来,急引数十骑下城与曹军死战,正遇曹操手下大将徐晃,没有交手数回,审配就被徐晃打落马下,被曹兵生擒。其时辛毗刚好策马过来,见到审配,一边咬牙切齿,一边鞭抽审配头部,大骂:”贼中之恶徒,今日去死吧!”审配回骂:”辛毗你这个卖主求荣的无耻之徒,竟然助纣为虐,带着曹军来攻邺城,我是真恨自己不能亲手杀你了!”
徐晃将审配押至曹操面前,曹操问审配:”你知不知道,打开西门引我军入城的人是谁?”
黑暗 元素 netflix
幽鸿泣
审配答:”我不知道。是谁?”
曹操笑道:”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你的侄子审荣啊!”
审配一愣,叹道:”这是审家的耻辱,审荣小子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世上也就只有他了。”
但从另一角度去衡量审荣,审配的那个滥杀无辜之举,到了连自己的亲侄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了。
接着就说马超。马超兵败于曹操所施的”离间计”后,进入羌地,经过两年多的”卧薪尝胆”,卷土重来。面对兵锋甚锐的马超之军,陇西州郡无不归降。惟有冀城,因城防工事牢固,刺史韦康一边坚守,一边差人向夏侯渊求救。夏侯渊因无曹操指令,不敢轻易动兵。韦康见救兵迟迟不至,觉得如此抗拒下去,万一城破,市民必遭劫难,便与众僚商议:”不如像其他县城一样,投降马超算了?”
参军杨阜哭着劝谏:”马超是个叛君之徒,我们决不能向他投降啊!”
但韦康还是下了投降决心,打开城门,迎接马超。马超不领情,当着众人大骂韦康:”你这家伙,知道守不住了,就来降我,这种投降,绝对不是真心诚意!”下令将韦康及家人四十余口,尽予斩杀。马超部下中有人认为,参军杨阜劝阻韦康不能投降,更应斩之,马超答:”杨阜重情守义,不仅不可滥杀,还须为我用也。”于是仍任命杨阜为参军,对扬阜推荐的梁宽、赵衢等人,马超也一一委以相应军职。
一切平稳安排后,杨阜请示马超,说其妻前几日因病去世于临洮,想请两个月假,回临洮办理妻子后事,一俟办妥,即返冀城。马超批准了杨阜的请求。
长话短说。杨阜告假出来,直接去了历城,拜见抚彝将军姜叙之母。姜叙是杨阜的姑表兄弟。杨阜对姜叙之母,亦即姑姑说:”马超叛君,妄杀郡守,一州士民,无不恨之。眼下我兄姜叙坐据历城,竟无讨贼之心,这实在有违为臣之理啊!”姜叙母便要儿子帮助杨阜反击马超。姜叙听从母亲教导,即与杨阜屯历城,又联合尹奉、赵昂两将屯祁山,举旗共伐马超。
听闻杨阜串唆姜叙等人反叛,马超恼羞成怒,即令庞德、马岱尽起军马,杀奔历城。双方大战期间,祁山兵马又来相助杨阜。正杀得昏天黑地时,夏侯渊得到曹操军令,带着大军赶来夹击马超。马超虽勇,但如何挡得了三路攻击?于是大败,狼狈往冀城逃去。
溃逃一夜,到了天明,终于到达冀城,大叫守城将士开门时,城上射下乱箭。原来,得知马超兵败,又悉夏侯渊大军正穷追而来,梁宽、赵衢决定反叛马超。为示与马超誓不两立的决心,梁宽、赵衢将马超留于冀城的亲人十余口,绑至城墙,当着马超的面,先将其妻杨氏一刀砍了,然后丢下尸首。马超痛泣咒骂,梁宽、赵衢又将马超幼子三人及其余亲人,并行排之,一刀一个,如法炮制。可怜马超,气得噎喉塞胸,几乎坠马而死。本欲强行攻城,以雪奇耻,但因背后夏侯渊追兵将至,又冷又饿的马超,只得与庞德、马岱杀开一条血路,往西逸去。
相比于辛毗的苦痛,马超之痛,更是巨烈一一杨阜得到马超重用,却不料反过来杨阜竟害死了马超全家。史载,之后投奔了蜀汉刘备的马超,一直处于抑郁状态。这年春节,马超远亲马种前往马超住处贺年,谈及家人,马超”拍胸顿足,口吐鲜血”。死前,他给刘备留了一信,言及家人俱亡,至痛至哀!
深以为然那个失去妻、女同学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