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叩問仙道-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大道無情讀書

叩問仙道
小說推薦叩問仙道叩问仙道
且不提叶老魔等人怎么破门而入。
秦桑跟司狄会合,先是跟着司狄向左侧走了不远,又遇见一人,正是当初和青君、九孤一起,带他去指天峰炼化星元之力的那位魔道元婴。
此人乃是通幽魔君亲信,深得信赖,法号藏情,听起来不像魔修。
据说他手中一对儿吴钩,使得出神入化。
当初,秦桑去指天峰时,藏情并未为难秦桑,是以秦桑对他印象不错。
原来,青君等人虽然被血魂冲散阵形,但并非毫无反抗之力,免得有人落单,遇到危险,是以分散时都是三三两两,尽量结伴行动。
司狄和藏情离得最近,便向同一个方向逃去。
桃花難渡:公子當心 小說
血魂太麻烦,他们为彻底甩掉血魂,才又分头行动,司狄正要去跟藏情会合,在半途遇到秦桑。
小寒域正魔纷争不断,但这些年来同仇敌忾,联手对抗罪渊,彼此之间的矛盾大为消减,比之前团结多了,也算因祸得福。
三人加快步伐,赶去会合。
“在下因遇到意外耽搁了一会儿,看到山顶留书才知诸位已经动身,想必其他道友差不多到齐了吧……”
秦桑边走边问。
藏情摇头道:“东阳伯迟迟未到,通幽道友本想再等他一会儿,发现异象,不得不先行出发。”
“东阳伯?”
秦桑佯装诧异,“他一直没来会合?”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
同时在心中暗想。
东阳伯只是一时失利,不可能怕到不敢露面的地步。
秦桑再嚣张,也不会在青君和通幽魔君等人面前动手。
虽然东阳伯算计公良宇的行为令人不齿,被秦桑撞见,但此时元婴符傀在秦桑手里,扯皮起来,很难说清楚。
除非秦桑能抵挡元婴级别傀儡的诱惑,当众把符傀还给上元清静宫,否则最好的选择是保持沉默。
东阳伯逃走时,分化八道似真似幻的身影,连天目蝶都看不穿,不知动用了什么秘术或者宝物。难不成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必须觅地修养,顾不得这边正事了?
这倒是个好消息。
秦桑本来在为东阳伯这门神通头疼。
现在看来,代价这么大,东阳伯应该不能随意使用。
司狄哼了一声,“直到我们被血魂冲散前,也不见这老鬼踪影。外面虽然到处都是禁地,但以东阳伯的修为,不该耽搁这么久。除非他忘了大事为重,或者知道些什么,主动闯入某处禁地,不慎被困在那里。”
异人穿越到武侠世界
一旁的藏情笑道:“此乃人之常情,有这等心思的,岂止东阳伯一人?纵然出现小意外,也困不住他太久,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到了。”
秦桑附和着笑了笑,心中却在暗自思索着什么。
沿途血魂游荡,皆被他们斩杀。
走了不知多远,终于来到相约会合的地方。
“明月道友到了!”
秦桑跟在藏情和司狄二人后面,刚一现身,便听到通幽魔君的声音,语气满是惊喜,其他人也都有喜色。
他拱手施了一礼,视线一扫,发现师姐、冲夷、向青等人都在,独独缺少东阳伯,大概明白他们看到自己,为何这么高兴了。
“若非本王精通遁逃之术,险些命丧叶老魔之手,定要还他一箭之仇……幸好没有来迟。”
秦桑信口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大喜,连道不迟不迟。
我男友是林黛玉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秦桑一一打了招呼,走到青君身边,注意到青君询问的眼神。
进来前,他和青君提起过胖鸡寻亲之事。
“还未寻到,吞雷隼妖王如果还活着,大概率被困在盆地某处,事了之后,我还需带着它到处找一找……”
秦桑传音回道,然后又将之前和东阳伯遭遇,大战一场的事情,提了几句。
青君闻言满脸惊讶,不禁上上下下打量了秦桑好一会儿,看的秦桑有些不自在。
“我也没想到在这里和他动手。”
秦桑叹道,“可惜我们少了个帮手,这次对付罪渊,不知会不会出什么变故。”
“我知你神通不凡,没想到竟能独自逼退东阳伯,还险些将他留下。我们对叶老魔的谋划知之甚少,查了多年都没得到准确的消息,本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若非通幽约束,估计不少道友四散开来去寻无间血桑了。如果因此失败,也是天意,怪不得你……”
青君安抚。
看了看秦桑,青君又道,“我专心傀儡之道,曾到处搜集傀儡秘法,对元婴符傀也有些了解。符傀乃是一具凶傀,无法收服。东阳伯对公良宇痛下杀手,夺那符傀,未必是为了自己。他对少华山看得极重,弟子却无一人结婴,应该是想将符傀留给少华山,增加少华山底蕴。日后即使没有弟子能结婴,也有元婴符傀护山。”
青君心智极高,结合种种迹象,转瞬便将东阳伯的谋划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秦桑闻言一怔,“师姐的意思是?”
“我早就感觉东阳伯古怪,当年离开紫微宫不久突然突破中期,且那段时间修为暴涨,强渡天劫。但自那以后,此人修为近乎停滞,唯有本命法宝提升飞速。我还以为他本末倒置,将大部分精力用于祭炼法宝,疏于修行。现在看来,应该另有缘由,下次天劫怕是……”
青君大有深意道。
看着怔怔出神的秦桑,青君喝道:“元婴之下,无论凡人还是修士,尽皆困于寿元。元婴之后,又有四九天劫,当今还有道途断绝之难。此等劫数,步步紧逼,不进则死!大道无情,你已是我道中人,还不明白?”
大道无情!
大道无情!
此言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如若真如青君之言,东阳伯当年使用秘术强行突破,导致修为停滞,自知渡不过下次天劫,谋划身后事。
再等百余年,仇家便会在天劫下身死道消。
大道无情,与天劫相比,这点儿仇怨又算得了什么?
自遭东阳伯算计,被逼远走沧浪海,秦桑嘴里不说,此事始终像一块大石压在心底,无法释怀。
乃至结婴之后,他处心积虑,隐藏身份,一心复仇。
报仇可以,但不应蒙蔽心智,误了道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