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劍傾乾坤道-第七十章想學煉製器符熱推

劍傾乾坤道
小說推薦劍傾乾坤道剑倾乾坤道
青山小路一佳人,鼻青脸肿一猪头。
自从吃过陆丰年的烧烤以后,姬魁就彻底爱上了人类的各种美食。
于是陆丰年就遭了殃,从此以后,他每天除了要完成修行任务以外,还要满足姬魁的需求。
真的是累成狗了。
这不,今天一大早的,姬魁就要吃其他好吃的,而陆丰年可是已经做好打算研习一下《御心符箓制作手册》的。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以后,两人的关系熟络了不少,姬魁甚至根本不管他抱怨,就是要吃。
全職丫鬟:我的將軍大人 小說
閃婚獨寵:總裁老公太難纏 小說
被姬魁打断以后,他不禁抱怨了起来。
这一个不愿,一个非要,于是矛盾激化,按照姬魁的性子,当然是动手了,没有选择压制姬魁的陆丰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直接成了一个猪头。
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一个在前面走,一个跟在后面。
“小魁,走稳点,不要打扰我!”
小魁的身上坐着陆丰年,他闭着眼睛,脑海当中浮现的是《御心符箓制作手册》当中的符箓制作手法。
这段时间来,通过对于《御符心经》的不断领悟还有对《御心符箓制作手册》的研究,陆丰年自觉已经小有成就。
“呼,终于,《御心符箓制作手册》里面蕴含的内容都看完了!”
陆丰年感叹,他花了很长时间终于大体掌握了《御心符箓制作手册》当中那种制作符箓的特殊手法,而这绝对不只是之前的以指画符。
《御心符箓制作手册》,它所掌握的是一种以人身为灵墨来随心所欲的制作出使用者想要的符箓。
而除了陆丰年之前学会的一些指画符的手段外,其中还有许多符箓制作步骤,甚至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符箓。
这种符箓叫做器符!
所谓器符,就是相当于炼器师炼制的法器,它与寻常符箓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种符箓不会多次消耗符箓材料,练出后可以像法器一样多次使用。
之前陆丰年就知道符箓一道与炼器同源,两者有许多相似之处。
而符箓与炼器一样,同样也有器和灵的区别。
炼器中有法器和灵器,符箓除了寻常纸符以外,还有特殊的器符。
器符的制作方法除了纸符的手段以外,还得有像炼器师的一些炼器手法,缺少其中一样都是不能完成的。
所以能炼制器符的人,几乎都是半个炼器师。
“器符与寻常符箓不一样!”
仔细思考着器符,陆丰年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似的。
“对了,冰域里那个叫古飞的符道弟子,他死后身体毁坏但是灵魂却保存在一张符箓当中,并且得以化为器灵,灵魂方可不灭,所以那东西应该就是器符了!”
“要是有一件器符,那每次使用就不用费劲去花时间慢慢画了,随时想动就可以动,节省不少时间,甚至还可以借助器符的力量来增强力量!”
回想起自己见过的器符真身,陆丰年瞬间兴奋起来,因为那东西绝对是一件好东西。
“要想制作器符,除了材料和我现在会的这些,还要学会一些炼器手法,毕竟会制作器符的人比炼器师还要稀有,想自学和求学根本不太现实,所以只有从同源的炼器师身上找一些经验。”
想要自己制作器符的陆丰年思考起来。
“先不说炼器,就是这材料就不太好办,以我现在的实力看,去哪里能找到适合的呢?”
“对了,上次从鲁天华的灵器上掉落的碎片,既然是灵器,想必应该也不错,或许可以用它!”
回想起之前捡到的碎片,他赶紧从宝袋当中取出那枚碎片。
仔细端详,他不确定这东西有没有用。
不料他的举动却引起了姬魁的注意。
走在前面的姬魁忽然间感受到碎片发出的微弱气息,瞬间就来到陆丰年身边仔细端详起来。
“灵器碎片?还有迷幻的气息?陆小子,你哪里来的?”
面对突然出现的姬魁,陆丰年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又心生疑惑。
“你认识这东西?”
闻言姬魁不屑道:“低价灵器而已,还是个碎片,不值一提!”
“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完全没用?”听了姬魁的话,陆丰年顿时大感失望。
然而姬魁此时却是话锋一转道:“也不是说什么用都没有,这东西的材质是灵铁所炼,而灵铁在修行界算是珍贵物资,这么一小块,应该能换不少灵石!”
“灵石?灵铁?那它可以炼制法器或者灵器吗?”不甘心的陆丰年继续问道。
姬魁想了一下,道:“我知道法器需要相应的材质才可以练成,但是也不是说灵铁只能用灵炼制灵器,一些法器当中也会用到的,要是条件允许,你去找一个炼器师,或许你可以用它炼制一件法器或者是灵器,不过具体的等级就说不一定了!”
有了姬魁这个百年大妖的解释,陆丰年也算是又明白了许多。
“既然法器也可以用到灵铁,那么说不定器符也能用到,收着总是没有错的!”
收起碎片,陆丰年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学习制作器符的同时学一些炼器之法。
天价睡美人
君不见 小说
“喂,你还没有跟我说你哪里来的这东西,以你现在的实力,应该不太能够接触到这种层次!”
眼看陆丰年只顾着碎片,却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姬魁继续问道。
不过听了她的话,陆丰年在心里硬气了一回。
呼唤不来的金和猫咪
“灵器了不起?我身上可是还有天地异宝呢!要是说出来,说不定这家伙得吓个半死!”
不过表面上上他当然是不敢这样说的。
“啊,我之前遇到一些修行者之间的纷争,目睹了一场战斗,这东西就是那个时候随手捡的。”
姬魁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陆丰年,她觉得这个家伙身上好东西不少,真的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莫非他身后有什么支持?”
一直以来,姬魁并没有停下对陆丰年的探索。
而被姬魁用非比寻常的眼光注视着,陆丰年不免不舒服,于是就想转移话题。
“喂喂,你个小小的侍女,你就是用这种语气跟本公子说话的吗?还陆小子,能不能有点尊卑之分,以后得叫我公子!”
陆丰年的样子真的很讨揍!
所以姬魁自然是忍不住的。
“开个玩笑,你可以不叫…”